·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 网站首页 | 新闻 | 文章 | 教案 | 课件 | 试卷 | 素材 | 图片 | 中考 | 高考 | 新高考 | 电子书 | 备课中心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学语文在线 >> 文章 >> 美文欣赏 >> 正文 今天是:
维·比安基《小老鼠比克》原文阅读           ★★★
维·比安基《小老鼠比克》原文阅读
作者:维·比安…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4/11/10 8:51:19

第一章 小老鼠变成航海家

孩子们把船放到河里去。哥哥用小刀把厚的几块松树皮做成船,妹妹装上用破布做成的帆。

在顶大的一只船上,需要一根长桅杆。

“要用一根笔直的树枝才好。”哥哥说着,就拿着小刀,走进灌木丛林里找去。

他突然在那儿叫喊起来:“老鼠!老鼠!”妹妹奔到他那儿去。

“我割下树枝,”哥哥告诉她说,“它们就叫起来啦!整整的一群!有一只在这儿,在树根底下。你等着,我马上把它……”他用小刀把树根割开,拖出一只小鼠来。

“它是多么小呀!”妹妹惊诧起来,“又是黄的!真有这样的老鼠吗”“这是鼠,”哥哥解释着说,“田鼠。每一种都有一定的名称,可是我不知道这一只是怎么叫的。”那只小老鼠张开粉红色的小嘴,“比克”、“比克”地叫起来。

“比克!它在说,它叫比克!”妹妹笑起来了,“你瞧,它在发抖呀!唉,它的耳朵上还有血哩。一定是在捉到的时候,你的小刀把它割伤了的。它是多么痛呀!”“反正我要杀掉它的!”哥哥生气地说,“我要把它们杀光。它们为什么要偷我们的粮食呢?”“放它去吧!”妹妹央求着说,“它还小哩!”可是哥哥怎么也不肯,“我要扔它到小河里去!”他说罢,就向着河边走去。

女孩子顿时想到了一个法子来救活这小老鼠。

“停住!”她喝住了哥哥,“你知道吗?把它放在我们顶大的一只船里,让它去做个旅游吧!”哥哥同意了这个做法──反正小老鼠定会淹死在河里的。小船载着一个活旅客放出去,倒是挺有趣的。

他们装好帆,把小老鼠放在木制的小船里面,就放到河流里去了。风推着小船,

推着它离开了河岸。

小老鼠紧紧地抓住干燥的树皮,一动也不动。孩子们在岸上向它挥手。

这时候,家里叫他们回去,他们还看到那只轻飘飘的小船,扯着满帆,在河的转弯地方不见了。

“可怜的小比克”他们回到家里以后,女孩子说,“一定的,风会吹翻那小船,比克也终究会淹死的。”男孩子一声不响。他正在想,怎样才能够把谷仓里所有的老鼠弄个干净。

第二章 船翻了

小老鼠在松树皮做的小船上漂呀漂的。风推着小船,离开河岸越发远了。周围光涌着高高的水浪。广阔的河面,在小老鼠比克看来,简直像是一个大海洋。

比克出生还不过2 个星期。它不会自己寻食吃,也不会避敌人。那一天,老鼠妈妈第一次带着她的孩子们从窝里出来走走。当那个小孩子吓唬老鼠家族的时候,她正在给它们喂奶哩。

比克还是一只乳鼠。孩子们跟它开了一次狠毒的玩笑,把一只幼小的毫无自卫能力的老鼠,送上这样危险的旅程,他们还不如一下子杀了它好。 整个世界在对付它。风吹着,像是一定要吹翻那小船;浪打击着小船,像是一定要把它沉到黑黝黝的河底去。兽、鸟、鱼、爬虫一切都在对付着它。每一种东西,对于这只无知的毫无自卫能力的小老鼠,都是不利的。

几只大白鸥,首先看到了比克。它们飞了下来,在小船上面尽兜着圈子。它们愤怒地叫起来,因为不能够一下子结果这只小老鼠的性命。它们怕飞下来碰着硬梆梆的树皮,反而伤害了自己的嘴巴。有几只落到水面上,游泳过来追赶那小船。

一条梭鱼从河底浮上来,也游在小船的后面。它正等候着白鸥把小老鼠推到水里来。到那时候,它就可以不费气力,吃到那小老鼠了。

比克听到白鸥狡猾的叫声,它闭上了眼睛,在等死。

正在这个时候,从后面飞来了一只狡猾的大鸟??捉鱼吃的白尾鹕。白鸥就立刻四散地飞开去了。

白尾鹕看到小船上的老鼠,和跟随着游在船边的梭鱼。它就放下翅膀,向下直冲。它冲到小船的旁边。翅膀的尖端触碰着了帆,小船就给它撞翻掉了。白尾鹕的爪子抓住梭鱼,好容易从水里飞升起来的时候,在翻了的小船上面已经什么也没有了。白鸥从远处看到这样,就飞开去了。它们在想,小老鼠一定沉下了去。

比克没有学习过游泳。它一落在水里以后,为着要不沉下去,它只知道应该把4只脚摇动,它浮上来,用牙齿咬住了小船。

它和翻了的小船一起漂流着,不多一会,水浪把小船推到一处陌生的岸边,比克跳到沙滩上,很快地钻进灌木丛里去了。

这是的的确确的翻船,小旅客能够活命,还算是好运气哩。

第三章

比克被水浸得浑身湿透。它用自己的小舌头舔毛,不一会,毛全干了,它觉得温暖了一些。

它想吃,可是走到灌木丛外面去它又害怕,从河边传来白鸥尖锐的叫声。因此,它就整天挨着饿。

天终于黑起来了。鸟都睡着了,只有拍拍地响着的水浪,还在冲击靠近的河岸。

比克小心地从灌木底下爬起来。它一看,什么也没有。它就像一个小黑球似的,急急忙忙地滚到草里。

它拼命找食,只要眼睛里看到的叶子和茎,它都去吮来吃。可是里面并没有奶。它只得用牙齿把它们咬断或嚼碎。忽然,有一种温和的汁水,从一根茎里淌出来,流到它的嘴里。汁水是甜的,正跟妈妈的奶一样。

比克把这根茎吃掉,接着,就去寻找别的同样的茎。它真饿得慌,环绕着找了一遍,一点都没有再看到。 在高高的草的上空,已经升起了圆圆的月亮。黑影毫无声息地在天空掠过,这

是敏捷的蝙蝠,在追逐夜飞的蝴蝶。

在草里,到处可以听到轻微的吱吱喳喳的声音。有的在那儿移动,有的在灌木丛里走来走去,有的在蔓草里跳跃。

比克正在吃。它把茎一直啃到地上。茎倒下来,冷冷的露珠滴在小老鼠的身上。在倒下来的茎的顶头,生长着小穗,这是很好吃的,现在比克找到了。它坐了下来,两只前脚跟手一样的举起茎来,很快地把穗吃掉了。

“擦拍!”在小老鼠不远的地方,有种东西碰在地上。

比克不啃了,仔细地听。草里在“擦拍”、“擦拍”地响。

“擦拍!”前边草堆的后面又传来了响声??“擦拍!”有一种活东西在草里,一直向着小老鼠跳过来。

比克正想赶快向后转,跑进灌木丛林里去。

“擦拍!”从后又跳过来。

“擦拍!”、“擦拍”四面八方都在传过声音来。

“拍!”声音在前面已很近了。

有一种活东西,它那长长的排开的脚在草上急急地跳动。

“拍!”地一声,一只眼睛凸出的小青蛙,落到了地上,正好落在比克的鼻子前面。它慌慌张张地盯住小老鼠。小老鼠又奇怪又害怕地在看它光滑的皮肤……它们面对面地坐着,谁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四周和以前一样,响着“擦拍!”、“擦拍!”的声音??整整的一群小青蛙,刚从不知什么东西嘴里逃出命来,在草里一蹦一跳。轻微急速的“悉索”、“悉索”的声音,越来越近了。

一刹那,小老鼠看到,在一只小青蛙后边,一条银灰色的蛇,拖着又长又软的身子,正在爬袭过来。蛇向着下面爬,一只小青蛙的长长的后脚,还在它张大的嘴里抖。以后怎样,比克并没有看见。它急忙跳开去,连自己也不知道,它已经蹲在离地面很高的一棵灌木的树枝上了。

它在那儿度过了这一夜的其余时间,它的小肚皮给草擦痛得着实厉害呢。

比克不再担心挨饿了,它已经学会了自己怎样去找食吃。可是,它又怎么能独个儿抵御所有的敌人呢?

老鼠们老是聚族而居,这样就比较容易抵御敌人的侵袭。谁发觉了一个走近来的敌人,只要吱的一声,大家就躲起来了。

比克只是独个儿。它需要赶快找到别的老鼠,跟它们生活在一起。比克就出发去寻找。只要它受得住,它总是尽力向灌木攀过去。这地方,蛇实在太多了,它不敢爬到地下来。它的爬树本领学得真不错。尾巴帮了它不少忙。它的尾巴又长又软,能够攀得住树枝。它靠着这样的一只钩子,能够在细枝上攀来攀去,并不比长尾巴猴差。

从大枝到大枝,从小枝到小枝,从树到树??比克接连三夜这样地攀缘过去。到末了,灌木完了,再过去是草原。 比克在灌木丛里,并没有遇到老鼠。

草原是干燥的,蛇是不会有的。小老鼠胆大起来,连白天也敢走路了。现在它碰到了什么吃的都吃,各种植物的籽和块茎,硬壳虫,青虫,小虫。不久,它又学会了一种逃避敌人的新法子。

事情是这样的,比克在地里挖到一些硬虫的子虫,它用后脚坐起来,一边细细地在咀嚼。太阳明亮地照着,蚱蜢在草里跳来跳去。比克看到在远远的草原上面,有一只小野雁,可是比克并不很害怕。野雁??一只比鸽子稍稍小一点的鸟??不动地挂在天空里,正好像挂在绳子上一样。只有它的翅膀,稍稍的在一动一动,它的头在不停地转。

小老鼠并不知道,野雁的眼睛是多么厉害。

比克的小胸膛是白色的。它坐着的时候,在褐色的地上,老远都看得到它的小胸膛。比克知道危险,不过野雁已经一下子从上面冲下来了,像箭一样地向它扑过来。要逃跑,已经嫌迟了,小老鼠的脚吓得动弹不得。它把胸膛紧紧贴在地上,几乎连知觉也失掉了。

野雁飞到小老鼠那儿,突然又飞回到天空,尖尖的翅膀差一点碰到比克。野雁怎么也不明白,小老鼠到底躲到哪儿去了。它刚才只看到小老鼠的又白又亮的小胸膛,忽然又没有了。它紧紧地盯住小老鼠坐着的那块地方,可是只看见褐色的泥块。

比克却仍旧躺在那儿,仍旧在野雁的视线里面。原来它背上的毛是褐黄色的,跟泥土的颜色差不多,从上面望下来,怎么也不能发现它。

一只绿色的蚱蜢,刚好从草里跳出来。野雁冲下来,抓住它就飞,一直飞出了视线。

保护色救了比克的性命。它从那个时候起,一发觉远处有敌人,就马上把身体紧贴在地上,一动也不动,保护色就会发生它的作用,瞒过顶顶利的眼睛。

第四章

比克天天在草原上跑,它找遍了所有的地方,找不到一点老鼠的踪迹。后来,又到了一处灌木丛林。在丛林后边,比克听到了熟悉的海浪冲击的声音。

小老鼠应该回过头来,向别的一个方向走过来。它整夜地跑,到了早晨,它发现是在一个干掉的池塘里跑。

这里长得完全是干燥的苔草,很不容易在苔草里跑路,主要的原因是没有什么来充饥──从来不见有一个蛆虫,或是青虫,或是一棵有汁的草。

第二天夜里,小老鼠一点力气都没有了,它勉强挣扎到一个小丘上,跌倒了。它的眼睛粘得睁不开来,喉咙里干得要命。它躺下来,舔舔苔草上面冰冷的露水,稍稍润一润喉咙。

天开始亮了,比克从小丘上远远地看到长满苔草的山岭,后面又是草原。那些滋润的草,长得高的像一堵墙。可是小老鼠已经没有力气起来到草地那儿。

太阳终于出来了。露水顷刻间给太阳炙热的强光晒下去了。

比克觉得它要完蛋了。它用尽所有的力气,爬过去,可是马上倒了下来,从小丘上滚了下去。它的背先落地,四脚朝天,现在看到面前只有一个长满苔藓的小丘。

在小丘里,有一个深的墨黑的小洞,直对着它,可是小洞很狭窄,连比克的头也钻不进去的。

小老鼠比克看见洞的深处,有个什么东西在动。

一会儿,洞口出现了一只胖胖的长茸茸的山蜂。它从小洞里爬出来,用脚搔搔圆圆的脚,拍拍翅膀,飞到天空中去了。

山蜂在小丘上面兜了一个圈子,向着它的小洞飞回来,在洞口降落。它在那儿站着,用它的坚硬的翅膀做起工来,风一直吹到小老鼠的身上。

“嗡嗡!”翅膀响着声音,“嗡嗡!……”这只山蜂,是山蜂的号手。它把新鲜的空气赶进深长的小洞里去??给洞里换点空气??同时叫醒旁的还在窝里睡觉的山蜂。

一会儿,所有的山蜂,一个跟着一个地从小洞里爬出来,飞到草原里去采蜜了。号手最后一个飞去。只剩下比克独个儿。它已经懂得,为了活命,它应该怎么做。它用前脚拼命地爬过去,到了山蜂的小洞口。香甜的气息,从那儿冲到它的鼻子里。

比克用鼻子来撞泥土。泥土落下来了。

它接连地撞,一直到挖出一个洞来。洞底下是灰色蜡做成的大蜂窝。在有些蜂房里,躺着山蜂的子虫,还有些蜂房里,尽是香气扑鼻的黄蜜。

小老鼠贪婪地舔着甜蜜的食品。它舔完了所有的蜜,就转到子虫身上去了,把它们活生生地吃掉了。

它身上的气力马上恢复过来──自从离开妈妈以后,它从来没有吃过这样饱饱的一顿。它还是把泥土挖过去??现在已经用不到费力了??找到所有又是蜜、又是子虫的新蜂房。蓦地,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它脸颊上面刺了一口。比克跳开去,一只大母蜂从地下向着它爬过来。

比克想要向它扑过去,可是山蜂的翅膀,在它头上发出嗡嗡的声音──山蜂们从草原里回来了。它们整群的军队向着小老鼠冲过来、它一点没有办法,只得拔脚就跑了。

比克四脚齐跳地逃开了它们。生在它身上的毛,替它挡住了山蜂们厉害的针刺。可是山蜂拣它身上毛生得稀少的地方来刺,刺它的耳朵、脚、额角。它一口气??不知道那来的这样的敏捷??飞一样地跑到草原,就躲在密密的草里。山蜂也就放过了它,回到它们的遭过抢劫的窝里去了。

这一天,比克走过一块潮湿的沼地,又到了河岸上。

比克已经是在一个岛上了。比克来到这个岛上,是没有人的。岛上连老鼠也没有。只有鸟、蛇和蛙住在那儿,因为它们要越过一条宽阔的河,是满不在乎的。

比克不得不在敌人的包围里,独个生活。

有名的鲁滨逊,在他到了一个荒岛上面,就在想法子,独个儿应该怎么生活。第一步,他决定替自己盖起一所屋子来,抵御风雨和敌人的袭击。然后聚积些食物,

好过冬天。

比克只不过是一只小老鼠,它想法子不会这么周到。可是它所做的,正好跟滨逊一样,第一件事情,它要盖起一所屋子来。

没有谁教过它盖屋子,这本领是在它血统里面的。它盖得跟所有和它同种的老鼠一模一样。

在沼地上,长着高高的芦苇,中间夹着菅草??这些芦苇和菅草,是给老鼠做窝顶好的材料。比克拣了几支并排长着的小芦苇,爬到它们上面,咬掉顶上的一段,再用牙齿把上端咬得裂开。它是又轻又小,所以草能够轻松地把它支撑得住。

它再去寻找叶子。它爬上菅草,把草茎上的叶子咬断。叶子掉落下来了,小老鼠就爬到下面,两只脚举起叶子,用牙齿咬紧来撕。小老鼠把叶子上满是纤维的筋衔到上面去,平平地把它们嵌在裂开着的茎的上端。它爬上同样细的芦苇,把它们压倒在它底下,把它们的上端,一个一个地连接起来。

结果,它有了一所轻轻的、圆圆的小屋子,很像一个鸟窝。整个屋子,跟小孩子捏成的拳头那么大小。

小老鼠在屋子旁边,做成一个出口;屋子里铺着苔草、叶子和细小的草根。它用柔软温暖的花絮,做成一张床。这个卧室做得好极了。

现在比克已经有休息、躲避风雨和敌人的地方了。这个草窝,隐藏在高高的芦苇和丛密的菅草里,就是顶顶锐利的眼睛,从远处也不会发觉的。没有一条蛇能够

爬到窝里来。就是真正的鲁滨逊,也不会想出更好的法子来吧。

第五章 日子一天一天地过去

小老鼠平平安安地住在自己的空中小屋里。它已经长足了,可是长得很小。它不会再长大起来,因为比克是属于身体细小的一种老鼠。这些老鼠的身子,比灰色的家鼠还小。

现在,比克常常好久不在家里。天热的日子,它在离开草原不远的一个池塘里洗澡。

有一次,它在晚上从家里出去,在草原里找到两个山蜂窝,吃饱了蜂蜜,躺在那儿的草里,睡过去了。

比克一直到早晨才回家去。它在窝的下面,已经发觉情形有些不妙。一条宽的黏液,黏在地上和一根茎上,一条肥肥的属巴,伸出在窝的外面,小老鼠这一吓,真是非同小可。这条光滑肥胖的尾巴像是蛇,蛇的尾巴是硬的,还有鳞,但是这一条是光的,软的,全是黏液的。

比克鼓起勇气,沿着茎爬得靠近一些,去看看这位没有邀请的客人。

这个时候,尾巴缓缓地开始转动,吓得要命的小老鼠马上滚到了地上。它躲在草里,从那儿看到,这个怪东西懒懒地从它屋子里爬出来。

起先,肥胖的尾巴在窝的门口不见了。后来,从那儿出现两只长长的软角,角的头上都是小泡。再后来,又是两只同样的角,不过是短的。末了,这个怪东西的整个怪模怪样的头伸了出来。

小老鼠看到它慢吞吞地爬出来,原来是一条大蜗牛的又光又软、满是黏液的身子,从它屋子里游出来。蜗牛从头到尾有三“凡尔萧克”多长。

大蜗牛向着地面爬下来。它柔软的肚皮平平地贴在茎上,就留下了一条宽的液。比克没有等它爬到地上,早已溜走了。柔软的蜗牛是不会为难它的,可是小老鼠讨厌这个迟钝的、满身黏液的动物。

过了好几点钟,比克才回家。蜗牛已经爬到不知那儿去了。

小老鼠爬到自己窝里。那儿到处都是黏着讨厌的黏液。比克把所有的苔草丢掉,铺上了新的。铺好以后,它才去躺着睡觉。

从此,它从家里出去,老是用一束干草,把门口堵住。

日子短起来了,夜里格外的冷。

野草的籽成熟了。风把它们吹落在地上,成群的鸟,也飞到小老鼠住的草原上来衔草籽。

比克吃得很饱。它一天一天地胖起来。它的毛亮得发光。

现在,这个四只脚的鲁滨逊,自己造了一间贮藏室,在里面贮藏着过冬的粮食。

它在地里挖了一个小洞,洞底比较宽大一些。它把草籽放进去,好像放在地窖里一样。

到后来,它认为还是太少。它在旁边挖了一个新洞,用地道把它们接通。

天老是下雨。地面软起来了,草枯黄了,湿透了,倒了下来,比克的草屋坠下来,现在挂在离地面没有多高的地方,里面发起霉来了。

住在屋里并不好。草不久就要全倒在地上,窝会像一个显而易见的黑皮球那样的,挂在芦苇上面这是够危险的。 比克决定搬到地上去住。它再也不怕蛇会爬到它洞里来,或是坐立不安的蛙会来吓它──蛇和蛙早已躲到一个地方去了。

小老鼠在小丘下面,挑选了一处干燥和清静的地方来做窝。比克在避风的一面,筑了一条通到洞里去的路,使得冷风吹不进它住的地方。

从进口的地方,有一条长长的直廊,直廊的尽头开宽一些,成了一个圆形的小房间。比克把干燥的苔草拖到这里??替自己筑成了一间寝室。

在它新的地下寝室里,即暖和、又舒服。它从地下寝室里,开挖出去通到两个地窖去的路,使自己用不着出来,就能够跑过去。小老鼠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就把它空中的夏季别墅的进口,用草塞紧,搬到地下的窝里去了。

第六章

鸟再也不飞到草原上啄草籽了。草紧紧贴在地上,冷风自在地在岛上吹来吹去。

在那个时候,比克发胖得吓坏人,它身上感到多么的没力,它越发懒洋洋了,很少从洞里爬出来。

有一天早晨,它看到它的房间的进口被塞住了。它咬开冰冷松脆的雪,走到草原上来。土地上是一片白色,雪在太阳里发出难忍的光亮,小老鼠没有毛的脚掌冷得要命。

后来,冰冻的日子到了。

在事先,如果小老鼠没有替自己贮藏着吃的东西,它真不得了。怎么能够从厚厚的冻结的雪底下发掘草籽呢?

比克老是没精打采地想睡觉。它现在常是两三天不从寝室里出去,老在睡觉。它一醒过来,就走到地窖里去,在那儿吃一个饱,又是一睡好几天。

它压根不到外面来了。

它在地下真舒服。它把生着柔毛的身子,蜷成温暖的一团,躺在软软的床上。它小小的心房跳得越发慢,越发轻,呼吸越来越轻微,一个甜蜜的长时间的睡眠,根本把它征服了。

幼小的老鼠,跟土拨鼠或哈姆斯脱鼠不同,并不会整冬的睡。因为长时间的睡眠,使它们消瘦起来,使它们感觉到寒冷,它们就醒过来,去找自己的存粮。

比克睡得很安静,因为它有整整的两个地窖的草籽。可是它没有想到,一个多

么突如其来的不幸,马上要落到它身上。

一个冰冻的冬天的晚上,孩子们坐在暖和的火炉旁边。

“小动物现在真是难过。”妹妹忧郁地说,“你记得小比克吗?现在它在哪里呢?” “谁知道它呀!”哥哥冷淡地回答着说,“它一定早已落到什么活东西的爪子里去了。”女孩啜泣起来了。

“你怎么啦?”哥哥奇怪起来。

“小老鼠真可怜!它的毛是多么柔软,颜色是带点黄的……”“你可怜它?我放好捕鼠笼??给你捉上100 只!”“我不要100 只!”妹妹哭着说,“给我一只这样小的、带点黄色……”“等着,小傻瓜,这样一只准会弄得到的。”女孩子用

小拳头把眼泪擦干:“哦,记住,弄到了你不要动它,送给我,答应吗” “好吧,会哭的家伙!”哥哥同意了。

在那天晚上,他在贮藏室里放上捕鼠笼。

正是那一天晚上,比克在它的洞里醒过来了。小老鼠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一样沉重的东西压在它背上。寒冷立刻就浸入到它的毛里。

比克完全醒过来以后,它已经冷得发抖。泥和雪从上面掉在它身上,它的天花板坍下来了,走廊被堵塞住了。

一分钟也慢不得,寒冷是不开玩笑的。应该到地窖里去,赶快吃饱草籽,吃得饱了会温暖一些,寒冷冻不死吃饱的动物。

小老鼠跳上去,踏着雪,向着地窖口跑过去。

雪的周围,都是狭狭的深的小坑??羊的蹄印。比克老是跌到小坑里,爬上来,还是掉下去。

当它到了它的地窖那个地方,它看到那儿只有一个大坑。

羊不但把它的地下室破坏了,还吃掉了它所有的存粮。

第七章

比克在坑里总算还挖到了一些草籽,这是羊蹄把它们的踏到雪里的。

食料给了小老鼠不少力气,还使它温暖。它又懒懒地想睡觉了,可是它明白,睡觉准会冻死。

比克把自己贪懒的念头打断,拔脚就跑。

到哪儿去呢?这连它自己也不知道,光是跑,任着性子跑。

夜已经来了,月亮高高地挂在天空。四周围的雪,发着淡淡的光芒。

小老鼠跑到河岸,停下来。影是陡峭的。峭壁下面是一坪诤诘囊跤啊G懊嫒词一条宽阔的冰冻的河,发着亮光。

比克小心地嗅着空气。它怕在冰上跑,如果谁在河的中间把它发现了,那可怎么办?在雪里如果有危险,它还可以躲藏哩。

回去??那是冻死和饿死。前面或许有一个地方,有食物和温暖。比克就向前跑去。它走到峭壁的下面,离开了那个岛,它在那个岛上,过了好多时候安静的生活。

可是一对凶恶的眼睛,已经把它发现了。

它还没有跑到河中心,一个迅速的毫无声息的阴影,早在它后面追赶过来。就是这个阴影,轻快的阴影,它也是转过身来才看到的。它并没有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在它后面追过来。

它在凶险的时候,老是把肚子贴在地上的老法子,已经没有用了──在发着光亮带些淡青色的冰上,它褐色的毛成为明显的一堆,月夜透明的烟雾,使它没法躲避敌人的恐怖的眼睛。

阴影罩住了小老鼠,钩一般的爪抓住了它的身子,痛得要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重重地啄在它的头上,比克连知觉也失掉了。

比克在漆黑里苏醒过来。它躺在一种又硬又不平的东西上面。头和身上的创伤痛得很厉害,可是它感到温暖。

它舔完自己的创伤,它的眼睛慢慢地对黑暗习惯起来了。

它看到,这是在一个宽阔的地方,圆的墙壁向上面伸展过去。看不到天花板,只在小老鼠的头顶上,有一个大洞开着。朝霞的光线还是十分黯淡,透过这个洞,射到这个地方来。地方来。

比克一看它躺在什么东西上面,就马上跳了起来。原来它躺在死老鼠的身上。老鼠有好多只,它们的身体都已硬了,躺在这儿一定经过很长时间了。

恐怖给了小老鼠力量。比克沿着笔直的粗糙的墙壁爬上去,看看外边。

四周只有积满着雪的树枝,树枝下面可以看到灌木树的顶。

比克自己是在树上,正从树洞里面望出去。

谁把它带到这儿扔到树洞底下,小老鼠永远不会知道的。它总算没有为这个谜大伤它的小脑筋,所以就赶快要从这儿逃出去。

事情是这样的:一只树林里的大耳朵的枭,在河里的冰上追它,枭用嘴啄住它的头,用爪抓住,带到树林里来的。

真是幸事,枭已经吃得很饱,它刚捉到一只兔子,吃得够饱,它的肚子已经装满,里面连一只小老鼠的地位也容纳不了,它就决定留下比克贮藏起来。

枭把它带到树林里,扔在自己的贮藏室的树洞里面。枭还是从秋天开始,就把几十只死老鼠放到这儿。冬天寻食总是困难,连这种狡猾的夜强盗──枭,也会时常挨饿的。

自然啦,它并没有知道小老鼠只不过昏了过去,如果不是这样,它准会马上用它锐利的嘴,啄碎小老鼠的头骨的。它老是一下子就结果了老鼠的命。

这一次,比克真是幸运得很哩。

比克平平安安地从树上爬下来,钻进灌木丛林里去了。

直到现在,它才觉察到,它的身上有点不好过。它的呼吸从喉咙里发出尖锐的声音,虽然并不是致命的伤,可是枭的爪把它的胸部抓伤了,因为在快跑以后,就发出尖锐的声音来。

它休息了一会儿,呼吸正常起来,尖锐的声音就没有了。小老鼠吃饱灌木上苦涩的树皮,重新向前跑──远远地离工这个恐怖的地方。

小老鼠跑着,在它后面的雪上,留下两条浅浅的小路,是它的脚迹。

比克跑到草原上,在围墙后面,那儿耸立着一幢冒着烟的烟囱的大屋子。

一只狐狸已经发现了它的脚迹。狐狸的嗅觉是非常敏锐的,它马上知道,小老鼠刚才跑过去,就在后面追它。它的火一样的红尾巴,在灌木丛林里闪闪发光,自然啦,它跑得要比小老鼠快多了。

第八章

比克并不知道,狐狸正跟着它的踪迹在追赶它。所以两只大狗从屋子里叫着,向它跳过来的时候,它以为自己是完蛋啦。

可是狗,实实在在的,并没有发觉它,它们看到从灌木丛里跳出来的狐狸,就向着狐狸扑去了。

狐狸一下子转回过去它的火一样的尾巴,只闪了一闪,就在树林子里不见了。狗在小老鼠的头上跳过去,也跑向灌木丛林。

比克安全地到了屋子里,钻到地下室里去了。

比克在地下室里首先觉得的,是一股浓厚的老鼠的气味。

每一种动物有它们自己的气味,老鼠靠气息来辨别彼此,正好像我们靠外貌来辨别人一样。

因此比克知道,那儿住的老鼠,并不是跟它同种。可是都是老鼠,比克也是一只小老鼠,它对它们高兴极了,正好像鲁滨逊从他的荒岛上回来遇到人,十分高兴一样。

比克马上跑过去寻找老鼠。可是,在这儿找老鼠,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虽然到处都是老鼠的踪迹和气味,可是什么地方也见不到老鼠的影子。

在地下室的天花板上咬一些小洞。比克想,老鼠或许住在那儿,在上面,它沿着墙爬过去,钻进小洞,就到了贮藏室。

在地板上,放着装得满满的大麻袋。有一只的下面已经咬破,麦籽从袋里落到地板上面。

贮藏室的墙上是架子。味道极好的香味,从那儿透出来。有熏过的,有炒过的,有炸过的,还有很甜的。

饥饿的小老筇馋地拿着就吃。

吃过苦涩的树皮以后,它尝到麦子,这该多么好吃呀。它吃了一个大饱,饱得连气都透不过来。

在它的喉咙里,又吱吱地叫起来,唱起来了。

在这个时候,一个长着胡须的尖头,从小洞里伸出来。愤怒的眼睛在黑暗里发着亮光,一只大的灰色的老鼠跳进贮藏室,在它后边还跟着4 只同样的老鼠。

它们的外貌是多么的吓人,比克不想去跟它们碰头。它害怕地蹲在原来的地方。吓得越叫越响。」疑的老鼠们,不喜欢这样的叫声。从哪儿来的这只陌生小老鼠音乐家呢?灰色的老鼠们,把贮藏室当做是它们自己的。它们从来不让树林里跑来的野老鼠闯到它们的地下室里来,也从来还没有见到过这样叫的老鼠哩。一只老鼠向着比克扑过去,在它的肩上狠狠咬了一口。其余的跟着它奔上来。比克好不容易避开它们,跑进一只柜子底下的小洞里去了。小洞真狭小,灰色的老鼠不能够跟它钻进去的。在那儿,它是安全了。

可是它却非常伤心,因为它的灰色的同族,并不愿意把它收容到它们的家庭里面去。

每天早晨,妹妹老是在问哥哥:“怎么啦,小老鼠捉到吗?”哥哥把他用笼子捉到的老鼠,拿给她看,可是都是灰色的老鼠,女孩子不喜欢它们。她对它们还有些害怕。她一定要一只黄色的小老鼠。

“放掉它们。”女孩子不高兴地说,“这些都是不好的。”哥哥把捉到的老鼠拿出去──瞒过妹妹──把它们溺死在水桶里。在最近几天,不知为什么,老鼠根本捉不到了。

第九章

顶奇怪的是,笼里的食饵,每天夜里都被吃掉了。一天晚上,哥哥把一小块有香气的熏火腿放在钩子上,撑开捕鼠笼结实的小门,早上去看──钩子上面什么也没有,门倒是关上了。

他已经好几次检查过捕鼠笼,看看有没有小洞。可是捕鼠笼上并没有老鼠可以爬出爬进的小洞。

这样过了整整一个星期,哥哥怎么也不明白,谁偷了他的食饵。

直到第八天早晨,哥哥从贮藏室里跑来,还在门口就喊:“捉到了,瞧!带点儿黄的!”“带点黄的,带点黄的!”妹妹高兴极了,“看,这是我们的比克──它的小耳朵割开过的!你可记得,那时候你的小刀?……你跑去拿牛奶,我马上穿衣起来。”她还躺在床上哩。

哥哥跑到别的一间房间里去了。妹妹从床上起身,先把手里的捕鼠笼放到地板上,然后迅速地穿上大衣。

可是她再看看捕鼠笼的时候,那儿已经没有老鼠了。

比克早就学会从捕鼠笼里逃出来。捕鼠笼的一根铅丝是弯的。普通的灰色老鼠没法从这个隙缝里钻过,可是小身体的比克却能够自由自在地穿出穿进。

它是从敞开的小门走进笼里去马上就咬着食饵。小门“啪”地一声关了,起先有些怕,后来就再也不怕了,它安安心心地把食饵吃掉,然后再从小缝里走出来。

在最后一夜,哥哥偶然把捕鼠笼有小缝的那一面,紧紧靠住墙壁,比克因此被捉住了。但是当女孩子把捕鼠笼放在房间当中的时候,它就逃了出来,躲到一只大箱子的后面去了。

哥哥遇到妹妹,看见她满脸是眼泪。

“它跑掉了!”她含着眼泪说,“它不愿意住在我这儿。”哥哥把牛奶碟子放在桌上,就去安慰她。

“哭什么!我马上会在靴子里捉到它!”“怎么会在靴子里呢?女孩子奇怪起来。

“这很简单,我脱下靴子来,把靴口靠在墙上,你就去赶小老鼠。它会沿着墙跑的- - 它们老是靠墙壁跑的--看到靴口,它一定以为这是一个洞,就会逃进去的。那我就可以在靴子里捉到它啦。”妹妹不哭了。

“你可知道?”妹妹仔细地想了想说,“我们不要去捉它吧。让它住在我们房间里。我们没有猫,谁也不会去惊动它的。我要给它喝牛奶,把牛奶放在这儿地板上。”“你老是出花样!”哥哥不耐烦地说,“这不关我的事。我已经把小老鼠送

给你了,你喜欢把它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女孩子把碟子放在地板上,把面包弄碎,

放在里面。自己坐在旁边,在等小老鼠走出来。可是直到夜里,它怎么也不出来。

孩子们甚至以为它已经从房间里逃出去了。

第二天早上,牛奶被喝光了,面包也吃掉了。

女孩想:“我怎样使它驯服呢?”比克现在生活得非常好。它老是吃得很饱,房里没有灰色的老鼠,又没有人来惊动它。它把布片和纸片拖到箱子后面去,在那儿给自己做了一个窝。

它对人还是害怕,只在夜里,孩子们睡了以后,才从箱子后面走出来。可是有一次,在白天,它听到动听的音乐。有人在吹笛子,笛子的声音又轻,调子又很哀伤。它不能够控制自己靠近去听音乐的诱惑。它从箱子后面爬出来,蹲在房间当中的地板上。

哥哥在吹笛子,女孩子坐在他旁边听,她第一个发现小老鼠。

她的眼睛突然地张大起来。她用手臂轻轻地碰碰哥哥,轻声地说:“别动!你看,比克出为了。吹呀,吹呀,它爱听的!”哥哥继续吹着。

女孩子静静地坐着,不敢动一动。

小老鼠听着笛子里吹出来的悲哀的歌曲,已经完全忘记了危险。它还走到碟子旁边,舔舔牛奶,好像房间里没有人一样。舔过以后,自己也吱吱地叫起来了。

“听到吗?”女孩子轻轻地对哥哥说,“它在唱哩。”比克一直到孩子放下笛子的时候,自己才明白过来,马上跑回到箱子后面去了。现在孩子们已经知道,怎样才能使得野老鼠驯服。他们时常轻轻地吹起笛子。比克走出来,到了房间当中,坐着听。当它也吱吱地叫起来的时候,他们就在举行真正的音乐会。

不久以后,小老鼠对孩子们已经很习惯,不再怕他们了。没有音乐,它也会出来。女孩子还教会它从她手里去拿面包。她坐在地板上,它会爬到她的膝头上去。

孩子们给它做了一所木头的小屋子,窗是画上的,门是真的。

它住在他们桌子上的这间小屋子里。当它出来散步的时候,它还是照着它的老习惯,用它见到的东西塞上门:布片啦,小纸片啦,棉花啦。连那个非常不喜欢老鼠的哥哥,也对比克非常地亲热。他顶喜欢看小老鼠用前脚来吃和洗脸,好像用手一样。

妹妹很爱听它的轻微的叫声。“它唱得好。”她对哥哥说,“它很爱音乐。”她头脑里没法知道,小老鼠根本不是为着自己的高兴而唱的。她更没法知道,小比克在到她那儿以前,曾经经历过怎样的危险,完成了多么困苦的旅行。

这个故事就让它这么结束也好。



文章录入:ywzx8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相 关 文 章
    维·比安基《写在雪地上的书》原文…
    李健吾:从火车上遥望泰山
    刘绍棠《师恩难忘》原文阅读及赏析
    刘心武《眼角眉梢》原文阅读
    《天堂与地狱比邻》原文阅读
    亨利希·曼《化装舞会》原文阅读
    郭红《源自职业的温情》原文阅读
    余光中《故国神游》原文阅读
    李汉荣《黑夜里的那双手》原文阅读
    吕叔湘《说达》原文阅读
    《矶鹞带来欢乐》原文阅读
    张大千《画说》原文阅读
    朱光潜《你为什么会感到愉快——从…
    季栋梁《生命的节日》原文阅读
    刘厚生《昆剧的故事》原文阅读
    日本神话故事大全
    韩国神话故事三篇
    国学经典诵读——传统节日诗句集锦
    国学经典诵读——春夏秋冬诗句集锦
    20年来《读者》最具影响力的十篇文…
    哲理散文选读汇编
    高中大语文阅读之做人与处世:爱的…
    高中大语文阅读之做人与处世:不让…
    高中大语文阅读之做人与处世:善待…
    高中大语文阅读之做人与处世:史上…
    中学语文在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