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站长 · · ·
 | 网站首页 | 新闻 | 文章 | 教案 | 课件 | 试卷 | 素材 | 图片 | 中考 | 高考 | 新高考 | 电子书 | 备课中心 | 留言 | 
您现在的位置: 中学语文在线 >> 文章 >> 美文欣赏 >> 正文 今天是:
雷达《依奇克里克》原文阅读           ★★★
雷达《依奇克里克》原文阅读
作者:雷达 点击数: 更新时间:2015/3/20 14:37:25

依奇克里克

雷达

    一眼望见你,我就被你刻骨的苍凉打懵了,我就知道此生再也不会忘记你了。这世上,有的场面,只要一撞入眼帘,就让人头皮麻炸,电击似的一颤,然后烙进了记忆的穹癃。快两年了,路途多么遥远,可你的模样在我完全无意识的时候会冒出来,又悄然隐去,如云影掠过戈壁滩。这或许是你给我的一种神秘暗示,希望我用笔把你不灭的存在昭告世人。

    其实,你只不过是一片废弃的油井和一座倾圮的油城,默默隐身于天山南麓一条不知名的山沟。按地理方位算,你处在“塔北隆起带”,当在轮台、库车之间,正是岑参诗中“轮台九月风夜吼,一川碎石大如斗”的那个地方。那天,我们本不是去看你的,而是去看正在穿凿中的将深达九千米的亚洲最深井——“依南一号”的,却偶然地瞥见了你。

    我们乘坐的是“沙漠王”,巡洋舰吉普第二代,马力大,底盘重,不怕颠簸,最宜于跑戈壁瀚海。可惜,拐进一片干涸而宽阔的石漫滩,汽车就扭起了秧歌,越扭越欢,后来干脆跳开了桑巴舞。轮子从尖利的石头上碾过,似有赤裸的脚掌踩过刀尖的痛楚感。抬眼望去,鹅卵石的波涛一直排上了天。没有人,连个野兔的踪影也没有,仿佛登上了月球般死寂。正午时分,却有瘆人的恐怖阵阵袭来————没有人的地方就会生出恐怖。突想,此刻要是把谁推下车,他还能活着回去么?风像个隐身强盗,吹着尖厉的口哨,围着车子打转,好像随时准备下手。两岸是山的波涛,呈赭红色,变幻出狰狞百态,气象森凛:它或如狮虎伫立,或如巨鹰攫人,或做尖塔状,或做钟乳状,或做孝感麻糖千层饼状,眼看齐唰唰地要压下来,瞪视着这渺小的汽车在石头的河谷里摆簸。

    我忽发奇想:石油这种与人类命运攸关的珍贵燃料,就像飘忽的仙女,总爱跟人类捉迷藏,她不是遁入莽原和海洋的底下,就是潜进无垠的沙漠,非要累死找她的人不可。石油仙女的魔力真大,堪与传说中妖冶的海伦媲美,海伦诱发了特洛伊战争,石油仙女也曾经折腾得萨达姆和布什双双失眠,导火索似的引爆了海湾战争。我们的石油工人,却像勇武、忠诚的骑士,仙女躲到哪里,骑士就追向哪里,风尘万里,一往情深,甘作现代的游牧人。可为什么,驱动文明车轮的神油,非要藏在人类无法生存的绝塞?文明与洪荒是对峙的,为何文明发展的最深根基却又蕴藏在洪荒之中?有人说,宇宙是人的放大,人是微缩的宇宙;还有人说,世界是意志的表象,地球万物是意志的器官。那么,人和原油,是否都是神秘的生命意志外化于大地的具象?

    那天,我们的汽车还真出了毛病,司机下去一看,一只石牙刺进了轮胎。他说,千万不敢拔,不拔还能跑,一拔就只能瘫在这儿了。他抬头看着天说,万一遇上暴雨,那咱们全得完蛋,跑都没处跑啊。我想起了斯文·赫定写新疆的著作里,多次描绘过的“干沟”:那是指天山南北孔道间的一段河谷,盛夏万里无云,天边突有一团不祥的黑云悄悄探出,霎时间,暴雨掀天揭地,干沟翻成了怒海,人畜顿成鱼鳖,竟无一幸免。一切只消几十分钟,浩劫即完成,天重归晴朗。直到一九九五年,还发生过一起整车旅客罹难于“干沟”的惨祸。所以,提起干沟,没有不心惊肉跳的。我们感受着一沟热浪翻涌,唯有长太息耳。

    哦,依奇克里克,谁能想得到,你,就在这个时候蓦然现身了,令人猝不及防哪!

当时汽车总算摆脱河谷,爬上高岸,我们可作壁上观了,我得意的想,哪怕你真个洪水滔天,其奈我何?忽然发现拐弯处,有一条新的河谷地在展开,定睛细看,只见密麻麻一片蜂窝状的东西摆在谷底,呈一字形,像大地震后的遗迹,又像大火焚毁的集镇,还像影片里被劫掠过的村庄,裸露于光天化日之下,令人极感恐怖。里面的人呢,怎么全失踪了?抛下经营多年的家园,不心疼吗?到底是地震、洪水、野兽,还是神秘的外星人,把你们掠走了?我以为,在最骇人心目的景象中,废墟要算一种,它简直像一具尸骸,仰身躺在那儿,使人急于探知它的来历和藏在残垣断壁中的秘密。我是见过一些废墟的,比如圆明园、高昌古城、交河古城,庞贝遗址,但眼下的景象却大为不同,像是个活物,好像炊烟刚刚散尽,主人刚离开不久似的。这就是你,名叫依奇克里克的山谷和同名的废油城所给予我的击打般的第一印象。

    一孔孔遭尽风吹雨打的黑窗洞,像盲人忧郁而深思的眼窝。漏斗状的旋风一圈圈跟了过来,尖啸着旋过我身旁,旋过街巷,旋向远方,像你不安的灵魂在向我倾诉。你的规模真不小:有大操场,戏台,小学校,成排的泥坯房,宽的街巷,虽大多已坍塌,却不难见出一个完整村社形态。我知道,独山子是新疆最早的油田,发现于解放前;继之是北疆的克拉玛依,发现于一九五五年;而你,依奇克里克,则是南疆最早的油田,发现于一九五八年。从五十年代中期到“文革”结束,你聚集过七千石油健儿,最多时达到十万人。你是一所严酷的学校,培育了第一代新疆石油人:教会他们从地壳深处钻油,锻造其顽铁般的筋骨,磨炼其与恶劣环境周旋的能力。人们都说,没有依奇克里克,就没有今天准噶尔和塔里木的广大油田。从这里走出去的人,遍布全疆,有的还远走江汉、胜利、大庆。你的出名,还因为你的北面有个“健人沟”,南面有新兴的“依南油井”——新疆石油人的秘密好像全汇集在这儿了。

    我知道,你原先只有地窝子,后来才有了干打垒,至于土坯房、自磨电和家属、学校,是最后阶段的事了。一道道暗红的山脊紧贴你身后,好像人一抬头就能碰到鼻子尖,你最大的财富就是满眼戈壁滩上的石头。你啊,冬天的雪有半人深,夏天硕大的蚊子能钻透衣服咬人,春秋沙暴多,它一来,呼吸憋闷,能见度不到一米,只隐约看见人的白牙在闪亮。人们一年四季都脱不下棉袄,就是那种四十八道杠杠的工服。汽车半个月会来一趟,运来物资,再拉走一车车原油。当时大学生比牛毛还多,上趟厕所没准就能撞上两个。一封信要走几个月,新婚的人两年才探一次家。没电灯,没任何娱乐活动,没有八小时工作制,只有繁重的两班倒。从山边的钻井下班的人,顾不上脱衣,死猪也似的倒头便睡。山谷的夜黑沉,只有野狼的嗥叫在寒风中远游。那时,你与外界是隔绝的。后来,有了一只小半导体,每晚几百人围着这小玩意听,把声音放到最大,大到好像一条街都能听到,才不那么孤寂了……

    哎呀,怎么老说这些,多没劲啊,难道不觉得,这一切并不怎么新鲜有趣,在老掉牙的故事片里不是也能看到吗?怎么就不说说,七千人,封闭在一条山沟里,把人的体能耗到极限,二十年,只出产了可怜巴巴的一百万吨原油,生产力多么低下,设备何其落后。今天,不用走远,只要看看轮台的东河塘联合站,电视监控,自动分流,十九个人穿着白大褂儿就管起了一大片油田,相当于以前上万人干的活,年产六十五万吨呢,你还有什么好夸耀的?

    是该想一想了,依奇克里克,面对历史,你究竟是耻辱的象征,还是光荣的大旗?我在一块滑洁的大石上坐下来,摸出一支烟点燃,透过急风掠走的烟圈,打量着你。我想起有人当笑话告诉我,说某油田有个青工名字叫“石生”,二十多年前,就出生在依奇克里克,他这名字有来历,一说是因为他的母亲感到即将分娩的疼痛时正好坐在一块大戈壁石上,但另一种说法却是,当年他的父母难得独处,是夏夜在一块大青石上做爱才有了他的。我更相信后一说法。我不但不觉得可笑,反而感到有种苦涩的激情和前无古人的浪漫撞击心头。

    一九六五年,最大的一口油井在经历了长久的钻探和焦灼的等待后,终于喷油了。那一夜,狂喜的人们热泪纵横,点起火把,敲起脸盆,彻夜在山谷里欢呼、笑闹、奔跑、唱歌,脸盆都敲碎了还在敲,火把照得斑猫和塔里木兔惊惶四窜。没人布置以这种方式庆祝,一切都是自发的。这是一场无人喝彩的演出。当时,整个民族即将卷进“阶级斗争”的大厮杀,谁还顾得上天山深处的这一群油黑子?对依奇克里克人的情感来说,这也是压抑很久的一次井喷。你们说过,日日夜夜的辛苦有了回报,这就够了,“我们的兴奋点是油啊”,这朴素的话语多么令人深思!那是个说大话不上税的年代,但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海里游的,哪一样不急等着石油解除焦渴?口腔运动可是变不出一升油来。你的封闭和远离反倒有助于盯紧出油这个目标,这真是不幸中之万幸。没有先进的设备,没有雄厚的物资,就只有靠团队精神,靠肉搏,靠“熬鹰”来弥补了,不然怎能夺取油呢?你抗拒不了潮流,扭转不了混乱,但你必须给狂躁的城市提供燃料,于是你只能在夹缝中战斗,奇迹般地维持了另一种秩序。在今天,你的意义或者说遗产,难道仅仅是那点原油吗?

    我曾被你的一堵土坯砌的大照壁吸引,旁边还有戏台和操场。照壁上的宣传画早已剥落,剩下一行语录独对风雨,那就是:“阶级斗争,一抓就灵。”这照壁,这戏台,这操场,太容易与残酷斗争连在一起了。我问一位同来的老钻长,“文革”这里斗得够凶的吧?谁知回答竟是:风平浪静,世外桃源。他还说,我就挨过批斗,斗完后我的心情不是更坏了而是更好了。我以为他在搞反讽,说怪话,嘿嘿地笑了,不料他正色道,你当我在说笑话吗?我才不说笑话哩。这儿的人来自四面八方,原先谁也不认识谁,现在为了出油,谁也离不开谁,就像一家人,一个大家族。石油这一行,最讲“师”道尊严,比如玉门出身的老师傅,就像酋长一般威严。整个“文革”,也有个别捣蛋的,但始终只有一派,斗不起来,你想嘛,当领导的没有特权,要说有就是吃苦的特权。大家穿得一样,吃得一样,连饭盒都一样。上井,领导得走在前头,批判会领导也得冲在前头,他得像完成生产定额一样完成政治任务啊。

    我仿佛沿着时间隧道逆行,来到了三十年前一个夏日的傍晚,眼前幻化出一幕滑稽突梯的场景:我的身旁,匆匆走过梳洗完毕的工人们,他们换上干净衣服,取出手帕包着的红宝书,在大喇叭播放的语录歌声中,拥向操场。气氛欢快,如过年闹社火。一伙人把一人压在身下,不是斗他,而是硬掏走了他的烟给大伙儿分发了;另一小伙子的帽子被人掖起,他找寻着,一回头,却见帽子被抛上了天空,众人皆畅快地大笑着。不一会儿,大会开始,一切模仿内地的批斗会,先是念老三篇,晚汇报,接着一声“断喝”,钻井大队的书记被“揪”上台,垂首站在台侧。然后是各分队代表的发言比赛,有人刚一上台,底下就笑,笑得莫名其妙,谁念得利索,就鼓掌,谁念得结巴,就哄笑,发言内容与批斗对象毫无关系,书记有时还不顾此刻的角色,纠正起发言人念的错别字。最后,书记像卸装似的把胸前的牌子一摘,缓步走到麦克风前,清清喉咙说:“今天的会就开到这里,下面,我把明天的任务布置一下。”夜色渐浓,人们才恋恋不舍地散了场。有人把书记拉进小屋,沏上好茶说,你今天站得不错,腿累不累?哈,这不是中世纪的狂欢节吗?

    一九七九年夏,大撤离的日子到了。依奇克里克,你的表现又一次使我意外。按说,油井枯了,留下已毫无意义,走出封闭,到条件好的地方去,该是人们求之不得啊,可实际情形却是,人们并不愿离开,磨蹭着,就像快出嫁的姑娘舍不得离娘家。对于外面即将开始的轰轰烈烈的改革,人们既感新奇、向往,又显得迟钝、茫然、畏怯。有人评价说,这是因为过惯了家族式的、封闭的、整齐划一的生活,某些方面退化了,不知该怎样适应外面陌生的世界。也有人说,多少年的青春、理想、汗水和精神追求,全都扔在这块土地上了,怎么忍心离开?虽然有的东西正在过时,但它和我们的生命连在一起撕扯不开,我们怎能像别人那样轻易抛下?

    我听说,在整理东西和等车搬运的日子里,人们不约而同地来到了附近的“健人沟”,面对这条与天山山脉千万条山谷并无两样的山谷出神。“健人沟”,好怪的名字!原来它是为了纪念一九五八年牺牲于此的两个年轻勘探队员戴健、李月人而命名的。戴健,女,时年二十三岁,湖南长沙人,地质学校出身。李月人,男,年仅十九岁,刚参加工作。那年,戴健已完成任务,本应回南方与未婚夫完婚,却主动放弃了,继续入山勘探,突遇山洪,攀援不及,被裹着泥沙和滚石的洪水卷出了十几里,死时手中紧攥着资料,观者无不动容。现在有一出歌剧叫《大漠女儿》,是写杨虎城之女杨拯陆为找油而牺牲的,与戴健之死情况很相近,只是前者被冰雪冻死,后者被山洪淹死。想想戴健,作为一个少女,还没来得及品尝爱情的酒浆,作为一个女性,还没有哺育可爱的婴儿,就被洪流吞噬了。她死时身在异乡,身边只有天塌地陷似的暴雨和一万头猛兽似的黑浪,她的呼叫没人能听得见,她像一只蜉蝣似的在洪荒宇宙中隐没了。依奇克里克,你看见了这一切,却没办法救她。如今我们来到这里,红色的山脊逶迤着,周围静得吓人,只有风儿呼喊着说,她就在这儿。追想四十年前事,我对依奇克里克人的恋家情结似有所悟。

    依奇克里克,我觉得你不仅是一片物质的废墟,更是一片蕴藏丰富复杂的精神遗产的废墟,以至使我一时理不清头绪。今天是昨天的继续,今天我们日益雄厚的石油工业绝非从天而降,而是靠你这样的血肉之躯一步步铺垫的,包括你提供的经验、智慧和教训。尽管你把人的体能利用到了极限,但你的科技水平、管理方式和产量的严重滞后,仍然证明了精神不是万能的,唯意志论是愚昧的,不走现代化之路就没有出路。应该说,你是一种过时的生产方式的象征。然而,现代人早就发现,物质的东西过分壅塞,精神就没有地盘,有时想激动都激动不起来,不得不苦苦地呼唤激情。无论物质技术条件如何发达,作为主体的人依然需要拼搏、牺牲和奉献,否则人就不能发展。这也是被反复证明了的真理。依奇克里克,你的伟大和复杂,正在这里。

    我们离开你时,看见废油井旁只有一个维族瞎老汉和一条狗守候着,斜阳残照里,有人在一点一滴地打捞着你的余沥。才十八年,你已成废墟,古老如一个世纪,令人无限感慨。向南看,“依南一号”高耸的井架冲天而起,直插霄汉,它将是亚洲最深井。我们向它走去。我很惊讶,在这同一条山谷,昨天与今天,历史与现实,只有一步之遥。



文章录入:ywzx8    责任编辑:admin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字体: 】【加入收藏】【关闭窗口
    相 关 文 章
    有关黄河的诗句、俗语、成语
    黄河歌谣
    王恒绩《疯娘》全文阅读
    三毛《守望的天使》原文阅读
    韩静霆《母爱是船也是岸》原文阅读
    胡适《人力车夫》原文阅读
    新凤霞《傻二哥》原文阅读
    夏子《让自己是最好的》原文阅读
    柯岩《汉堡港的变奏》原文阅读
    郭保林《我寄情思与明月》原文阅读
    廖静文《徐悲鸿小传》原文阅读
    季羡林《论包装》原文阅读
    王宗仁《女兵墓》原文阅读
    费孝通《美美与共》原文阅读
    冰心《我的老师——管叶羽先生》原…
    鲁迅《柔石小传》原文阅读
    周国平《幸福的悖论》原文阅读
    周国平《爱情的容量》原文阅读
    臧克家的经典诗集
    朱湘《少年歌》原文阅读
    毕淑敏《告诉孩子人生有三件事不能…
    《浅说从词到文章的组织》选录
    海翔《雪夜长安街》原文阅读及赏析
    古清生《总有那一片蛙声》原文阅读…
    郭沫若《重庆值得留恋》原文阅读及…
    中学语文在线